第20章 恶意满满的幻境(四)

顾楚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人静静的站在雨幕中,气氛沉闷压抑的让人想要逃离。

    清水念暗暗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底微不可察的波动消失殆尽。

    她率先打破了沉默,语气是惊喜又带着几分责备:“阿猿,你是来找我们的?真是!这雨太大,你不用特意来找,我们自己可以找个地方避雨……你看,都淋湿了,先进山洞里躲躲……”

    清水念边说边走近,准备将人拉进山洞里。

    “不。”伏见猿比古的视线轻飘飘的从周防尊身上掠过,落在了清水念的身上。他薄唇轻启,盯着清水念道:“我只是来找你。”

    “哦。”清水念表示一点也不想听明白他话里的深层含义。她面上有些无奈的看了看他,又望了望身后的周防尊。

    清水念摊了摊手,“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你跟尊怎么就这么不对付?”

    伏见猿比古定定的看着她,终于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看来,不说清楚,你是真的永远都不会明白呀。”

    他的嗓音黯哑,带着几许说不清的疯狂,“你以为我为什么不能跟他和平共处?你以为我为什么处处针对他?就是因为你!只能看见他!关注他!不过是一个废人而已!我哪里比不上他?……”

    “阿猿!”清水念突然厉声喝止住他,然后不安的望了望周防尊。

    伏见猿比古嘲讽的一笑。“看,你不是在处处维护他?果然,你对所有人的热情不过是出于对村子的热爱和责任!而你对他……”

    “……是特别的。”

    一直不甚明了的感情被突然这么戳破,让清水念有些微的愣神,无知无觉的看了一眼周防尊。

    他正双手插在裤袋里,懒懒的靠在山洞口,看着这边的神色貌似是漫不经心。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听到伏见猿比古的那番话时,他的双手不自觉握紧。

    清水念回过神来,面色已经恢复正常。她有些无奈的道:“阿猿,尊跟你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一起长大的伙伴。”

    “呵,是吗?”伏见猿比古的神情有些癫狂,眼底甚至隐隐带上了猩红是色泽,“可我想要的不是一样的伙伴地位了。”

    “我想要你特别的对待,不是那些纯粹的关心,不是那种责任式的帮助……而是……”

    他突然近身靠近清水念,双手揽住对方压到怀里,唇很快便覆上了对方,柔软细腻,甘美香甜。

    甚至带着些微雨天里的凉意。

    他细细的啃咬,吞噬着对方每一处唇肉,不翻过任何一分一厘。

    ……妈蛋,敢不敢不要一生气一黑化就是有-色-情节!!!

    清水念错愕了几秒,便皱紧了眉,抬手击向对方的腹部。

    伏见猿比古闷哼一声,手中却是更加用力的将人挤压进怀里。

    清水念再次用力抬肘撞过去,直到鼻尖闻到血腥味,伏见猿比古依旧不肯放手。

    清水念无奈了,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好友,她也不能下死手,一时间,只能任由对方在唇上肆虐。

    她的脸红了起来,应该是气的。

    就在这时,原本死死抱住她的人却被人轻而易举的推了出去。

    然后她便被带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你在发什么疯?”淡淡的疑问句带着陈述的肯定味道,周防尊圈着清水念俯视着刚刚被他用巧劲摔出去的狼狈男人。

    即便此时的他没有能力,即便明知道打不过对方,但此时此刻,那浑身的压抑气场依旧让人动弹不得。

    伏见猿比古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的血迹和着雨水从下巴滴到土地上。他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周防尊护着的人。

    对方厚重的胸膛较之冰冷的雨水竟然会有一种灼烧的热度,这让清水念本就红起来的脸更加艳红,只是这次,大概是窘迫。她推开周防尊想要走到伏见猿比古身边,“阿猿,不要闹了,回去上药……”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明白吗?”伏见猿比古嗤笑了一声,幽幽的道:“……清水念,我喜欢你。”

    这声带着嗤笑意味的告白,混杂着浓浓的自嘲,幽幽飘散在滴滴答答的雨声中竟然让人有一种酸闷的错觉。

    清水念闻言顿住,停在原地,表情有些无奈。

    良久,她才低低的叹了一口气,“……阿猿,你知道我的想法的。”我从来只当你是朋友。

    伏见猿比古顿了顿,漫不经心的擦掉唇边的血迹,转身缓缓离开。

    “你也知道我的想法的。”他从来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想要的就争取,得不到的……宁愿毁掉!

    ……

    清水念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当然知道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是有多么的悲催。尤其当那个人是自己的时候。

    但也只是感慨一下而已。

    周防尊一直注视着两人之间的交流,他不是看不出来伏见猿比古喜欢清水念。

    那么,清水念是不是跟伏见猿比古说的一样,喜欢自己呢?

    看着担忧的望着伏见猿比古小时放心的清水念。头一次,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清水念转过身,看着靠在洞口状似发呆的人开口道:“……尊,我们回去吧。”

    那一瞬间,她的面容笼罩在雨幕里,像是有些惆怅看不真切;但挺直的身形却让人觉得异常的安心。

    周防尊轻啧一声,赶上来,两人并肩行走。

    不管怎么样,对方可是主动提出过要一起保护这个村子的。那么,可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呀。

    几人回到了村子里,过不了多久就是族长选拔大赛了。

    这些天,伏见猿比古表现的依旧如往常没什么两样,仿佛那一天的一切并没有发生。

    只是,三人之间显出的不自然以及那若有若无的隔阂,提醒着那天发生的一切并不仅仅是个梦而已。

    直到族长的选拔大赛上,伏见猿比古连胜几场后被一直在旁边观战的清水念带到了一边。

    ……

    “阿猿,为什么你的能力会进步的这么快?”清水念直直的盯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忧郁凝重是不带一分虚假的纯粹。

    “呵,你担心了?”若是其他人来问,伏见猿比古会认为对方是嫉恨,但若是清水念,只会是这个家伙担心自己被惩罚。

    “阿猿,你承认自己练习了禁术?”清水念的语气变得有些激动。“那是不被允许的。要是长老们知道……”

    禁术能很快的提升能力,却能泯灭人心,将人引入疯狂嗜血的境地。所以,他们一族,严禁学习禁术。违背的人是会被活活烧死的。

    “我会成为比你更强的存在。”伏见猿比古毫不在意的打断对方,“到时候,你是我的。”

    清水念闻言愣在那里,她抿了抿唇,神色很快恢复平静,“阿猿,我只会是我自己的。”

    伏见猿比古笑而不语,并没有将清水念的忠告听进耳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个为了追求能力不惜一切的人吧。

    终于,东窗事发,伏见猿比古私下里偷学禁术的事情被发现了。族里的长老们一直要抓住他惩处。

    作为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清水念怎么都不能忍心看着对方被烧死。

    所以,在她的帮助下,伏见猿比古逃走了。

    ……

    清水念交给伏见猿比古一瓶药丸,“这是清心丸,对于禁术能够起到一定的压制作用。以后,不要再继续练习……”

    伏见猿比古看着对方不停的絮絮叨叨,突然上前抱住了她。

    察觉到怀里的人推拒,他稍有些急切的低低出声,“这一次,不要推开我。”

    闷闷的嗓音带着些微令人心酸的钝感,清水念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

    “……清水念,我喜欢你。等着我。”

    说完,伏见猿比古率先转身离开。

    夕阳拉长了他的背影。

    清水念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望着对方离去的方向,微风吹起她的裙角,显出一股特别文艺的离别哀伤范。

    看着伏见猿比古渐渐消失的背影,清水念满面忧伤——天真的骚年呀!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大宇宙对你的森森恶意!

    没错,就是她给了伏见猿比古机会得到了禁术,以对方的性格,有机会就绝对不会不学的。

    清水念默默花掉五分钟唾弃自己!然后她转身准备回家吃饭,就看到周防尊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两人一时相对无话。

    “回去吧。”

    周防尊率先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清水念提步跟上。

    两人谁也没有提起伏见猿比古的事情,只是一路静静的往回走。

    “我们,一起守护村子吧。”

    低沉的嗓音,淡淡的传过来。清水念迅速抬头看向了对方,夕阳下,俊美的侧脸轮廓,被镀上了一层暖黄的光晕,异常的温暖好看!

    清水念脸上显出淡淡的笑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