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星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五十二章

    “我以为你回京之日,就是帝家入主皇宫之时,为什么改变了主意?”

    靖安侯府,后院假山石亭里,洛铭西摇着蒲扇躺在美人榻里纳凉,一双凤眼半眯半阖,晋衣锦带,极尽风流。

    混迹京城两年,洛铭西“智绝无双、艳冠帝都”的名头早已盖过了一众王侯世子,洛家掌晋南十万大军,他在朝中日居高位,又未成亲,成了人人哄抢的香馍馍。连风头正盛的新晋帝家嫡子帝烬言也难以分薄他半分风采,洛铭西如今在京城的名号,怕是只有当年的太子韩烨能越过几分。

    帝梓元懒懒靠在凉亭内的石椅上,正擦拭着一把软剑,她闻言朝洛铭西投了个颇为不屑的眼神,回得吊儿郎当,“嘉宁帝还活生生地杵在宫里头呢,我现在去拿帝位,怕是他拼着最后几口气也不会让帝家好过,你当拱卫京城的八方诸王和五侯是摆设不成?”

    洛铭西听着她唠嗑,也不打断,只朝她扬扬下巴,示意她继续说。

    “如今这天下还姓韩,储君也是正儿八经的皇子,八王发兵名不正言不顺,才按捺下来,那五侯顾忌着姑祖母当年的情分和威慑,看着我监国尚可,可我要真改朝换代,你觉得他们还能像如今一样对帝家一团和气?”帝梓元在剑锋处拭过,眼微微眯起,“如今可不是当年韩帝两家半分天下的乱世了,这几年韩帝两家争斗,又用兵西北,可八王五侯的实力半点未损,嘉宁帝若不是也顾忌他们,又怎么会把摄政权交得如此爽快。他这是让我盯着京城外的那些虎狼之师,护着他的小崽子长大呢!”

    洛铭西啧啧两声,摇了两下扇子,“你看的倒是透彻。”他朝帝梓元手中的长剑扫了一眼,漫不经心开口:“就这么简单?八王虽权在外,可嘉宁帝不是个吃素的皇帝,这十几年诸王兵权一直势弱,五侯虽然根基深厚,却被富养在京,族兵早已懈怠,无征战之勇。不过花上数年,八王五侯之势可解。待嘉宁帝驾崩,放眼大靖,唯晋南帝家称雄。”

    洛铭西眼微沉,目光一移,望向帝梓元瞳中,“梓元,你是打算永居摄政王位,还是打算改朝换代,帝氏替韩?”

    这一问,不是洛铭西私心而问。十二年筹谋,追随帝氏之人遍布天下。如今帝烬言身份明朗后,更换门庭改投在靖安侯府门下的文武朝官勋爵世家,哪个打的不是从龙之功的主意。若是帝家从头到尾要的只是短短十年的摄政之权,往后又有谁敢会效忠帝氏?

    洛铭西这一句,是为了帝家身后立着的王侯氏族朝官布衣而问。

    擦拭长剑的手顿住,帝梓元眼底褪了轻慢和心不在焉,将软剑入腰收好。她端起茶壶,满上一杯温茶,递到洛铭西面前,“京城处北,向来天寒,你身体一向不好,洛伯母前几日还来信,让我叮嘱你吃药静养,少耗心神。这两年我领兵在外,京城诸事多亏有你在。”

    帝梓元一向不正经懒散惯了,难得有这种温言持重的时候,她眼底的感激真挚郑重。洛铭西愣了愣,接过她递到面前的茶,杯身温润,格外暖人心脾。

    因着这杯茶,洛铭西略微苍白的脸色都显得红润起来。“帝伯父辞世前把你交给我,这些不算什么。”他如儿时一般,拍拍帝梓元的头。

    帝梓元摇头,沉声道:“我父亲的托付太重,他托付的不只是我,还有整个帝家。”

    洛铭西摩挲茶杯的手一顿,抬头。只一句话,他便明白了帝梓元话中之意。

    “父亲用命换来的帝家,我一定会守住,无论在西北发生过什么,无论我将来做什么,铭西,我以青南山下八万亡骨的冤魂向你起誓,绝不会让帝家重蹈十二年前的覆辙。”

    帝梓元抬手把洛铭西肩头的枯叶拂去,将手伸到他面前,“以后帝家和晋南要走的路还很长,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走下去。”

    就如过往十数年,你照拂我长大,陪我开始征程,以后帝家漫长的道路,我仍希望你留在我身边,始终如一的相信我。

    帝梓元从不求人,从不示弱,唯有洛铭西,她敬如长兄,值得她俯身请求。

    洛铭西墨黑的瞳中隐藏至深的温情淡淡淌过,他唇角勾起,似春风拂过,和伸到面前的手击掌而过,在帝梓元额上敲了敲,一仰身倒回了他的美人榻。

    “小兔崽子,我不过问上一句,闹这么郑重做什么。”他闭上眼,摇着蒲扇,“劳碌了十几年,好不容易如今东家发达了,怎么,你想撵我走?门儿都没有。你要是不保我这辈子飞黄腾达富贵无忧,我老洛家往上数三代的祖宗都不放过你。”

    洛铭西聒噪得起劲,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帝梓元见他说得越来越没边,忍无可忍地打断他,“你迟早是要娶妻成家的,老是赖着我是哪来的道理?我这侯府大门敞开才一个来月,上门游说我做媒想把闺女嫁给你的一等侯爵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这些年你为了帝家没心思想也就算了,如今大事初定,你赶紧着挑一个,别让我愧对洛伯母,躲她跟躲猴似的。”

    洛铭西闭着眼打哈欠,朝帝梓元摆摆手,“我好歹也是晋南第一公子哥,晋南的姑娘不挑,在这帝都选什么,日后我回了晋南,帝北城还不得泪流成河。”

    “这么说你是喜欢咱们晋南的姑娘?京城的闺女就这么瞧不上?”帝梓元挑挑眉。

    摇着蒲扇的手早就歇下了,帝梓元半晌都没等到洛铭西的回答,不远处帝烬言从回廊处走来。

    “是,我喜欢咱们晋南的姑娘。”

    她转首看向帝烬言的瞬间,洛铭西正好睁眼朝她望来,瞳中万千温情,惊鸿而过。

    “嗯?你说什么?”帝梓元回过头,洛铭西已闭上眼,仿佛刚才一幕从未发生。

    “我说你太聒噪了,早些离去,免得叨扰到我。”

    懒懒的声音自美人榻中传来,帝梓元眉角抽了抽,实在懒得理他,拂袖而起,和帝烬言相携而去。

    亭中,洛铭西睁开眼,望向两人离去的方向。他的目光落在帝梓元半白的发和腰中软剑上。

    无论将来做什么,都不会让帝家重蹈十二年前的覆辙吗?

    梓元,你可知道,你选择的这条路,比当年在九华山上对帝前辈的承诺更难百倍?

    我不知道,让你入京,让你们重逢,竟会让他成为你这一生的劫数。

    沉沉的叹息声在亭中响起,风吹过,再无痕迹。

    北秦,王城。

    三国之战结束已有四个月,这场战争几乎耗空半个北秦。德王一派以此战不利为借口动摇臣心,在朝堂上势力大涨。若不是莫天宣布迎娶朗城西家嫡女西云焕为后,借助西家的兵力和声望,一时还难以压住德王的气焰。

    西家女进宫大婚定在了一个月后。皇宫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新主子入宫,满宫上下都格外上心,唯有那个即将迎娶新皇后的北秦王每日在上书房处理政事,极少过问封后大典的进程。

    自莫霜大公主亡故、三国大战后,北秦宫里很久没有这样的喜事。吴赢瞅着宫里这么愁云惨淡的也不行,这一日一大早就领着小太监们捧着备好的皇后额冠进了上书房。

    “陛下,这些都是王城最好的匠师打造的,您挑一顶,到时皇后知道是您亲自选的,必定喜欢。”吴赢朝小太监们手里端着的额冠努努嘴,又道:“听说西小姐继承了西将军的脾性,性格飒爽,一定和陛下您合得来。”

    莫天批阅奏折的手一顿,记忆中帝梓元那张睥睨天下傲慢得不行的脸一闪而过。他顺着吴赢的目光瞥了一眼,随意朝中间一指,“就这顶吧。”说完摆摆手,“都退下。”

    内侍官忙活了一大早没得到半句夸奖,垂头丧气领着小太监朝外退去。

    “吴赢。”莫天想起一事,问:“阿清这几日如何?”

    数月前,连澜清醒了过来,然一身内功尽失,身体虚弱,莫天准了他从崇善殿搬出,回连府休养。

    “奴才昨日才登府看望过连将军,将军这半月好了些,勉强能下床走动。不过……”吴赢叹了口气,“大夫说将军耗损过重,这一身功力怕是找不回来了。”

    莫天眉头高高皱起,身为武将,不能再征战沙场,便失了立足朝堂的机会。就算他百般提携,连澜清也只能止步在二等勋爵上。

    “陛下,将军还说……”吴赢朝莫天看了一眼,见他面色尚还和缓才道:“他如今功力全失,不能再入主朝堂,养病时日不知深浅,怕是会耽误苒芷郡主,请陛下您做主退了这门婚事,让郡主另觅佳婿。”

    莫天一怔,苒芷是手握重兵的夏王嫡女,若是娶了她,连澜清就算不入朝堂,连家在京城也可以挺直了腰杆子过日子。

    怕是为了那个君家小姐吧,一代悍将,终是走不过情关。莫天摇摇头,“算了,替朕拟旨,取消这门亲事,郡主的郡马让德王自己去挑。”

    吴赢颔首。

    “国师呢?朕有些时日没看到他了。”

    国师净善道长长居崇善殿,轻易不出殿门,但隔上一两月,总会来英武殿为莫天拿脉问诊,算算时间,莫天足有四月未见过他。

    “崇善殿的小道士前两日来传了话,说是国师前几月在连将军醒后就云游四海去了,要隔上些时日才回来,请陛下不用担心,国师会在陛下每半年一次的问诊调养时及时赶回。”

    净善道长是北秦第一高手,早二十年前就已跨入宗师之列。当年云夏百姓最敬畏的不是三国君主,而是另有三人,佛宗之祖净闲大师、武达天下的帝家家主、还有医术神鬼莫测的净善道长。

    莫家子嗣大多早夭,静善在北秦地位超然,从不介入朝堂争斗,唯一所做之事就是护卫王君,为每一任北秦王调理身体。

    莫天点头,他知道静善说到做到,不再过问他云游之事,抬手让吴赢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