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星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十一章

    内堂依旧杯酒交筹,只是不期然地会有一些好奇打探的目光悄悄探出,外院内却是静默异常。

    莫天的声音很低,只他们三人能听见。连澜清神情讶然,朝帝梓元走去的脚步生生止住,默默退了一步,重新隔出了一点距离。

    莫天能在他面前挑明这女子如今中宫待嫁的身份,可见在此之前便已确定她是西云焕。

    北秦皇后因病早亡,这些年中宫空悬,惹得各大世家觊觎。陛下为平衡世家势力一直未曾择后,如今看来已经选定了这位西家小姐。朗城铁骑天下闻名,西鸿威名犹存,西氏一族确实是震慑王城世家和德王的最好选择。

    只是……连、西两家早些年老一辈有交情,西云焕登门拜访也不算出格。但以她如今皇室待嫁的身份,还亲自来见自己未免说不过去。

    十几年前的旧事……?有什么旧事值得未来的北秦皇后千里远行边疆来见一介外臣?

    连澜清是何等聪明之人,几乎是立时间就察觉到不妥。

    “你怎么知道……”帝梓元微微挑高的声音带着适时的疑惑和警惕,她顿了顿,看向莫天,微怒:“你是皇室中人?”

    北秦皇室择定皇后后由宗室亲王送婚书是一贯的传统,如今这桩婚事也只有皇帝和皇室中几位王爷知晓。君王自古不处危境,她如此猜测合情又合理。

    莫天瞥见连澜清眼底的疑惑,心底一沉,未等他问便道:“西小姐的身份不宜呆在此处,事情办完前好好守着梧桐阁。”顿了顿,又吩咐:“只让服侍的人进来,侍卫一律守在阁外。”

    “是。”看来陛下不是一般地看重这位西皇后。有旁人在,连澜清不便行礼,略一点头应下。

    莫天说完一把拉着帝梓元的手腕径直朝左边的回廊走去,如意垂眉顺眼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

    她们的目的是牵制北秦王为太子创造机会偷回施老元帅的骨灰,越少人在梧桐阁内对他们越有利。

    转过回廊时,帝梓元不经意朝后看了一眼。

    人声鼎沸,满院身影,她却一眼就认出了庭院桑树下立着的李瑜。韩烨说过会扮作一人潜入施府,想来准备妥当,不会被轻易揭穿。

    两人目光交错,韩烨朝她颔首示意。

    帝梓元偏过眼,跟着莫天毫无所觉的步伐朝梧桐阁走去,神色却在转过头的瞬间微微凝住。刚才韩烨的目光一直放在莫天身上,难道……帝梓元轻轻摇头,大靖军队未攻到城下前,北秦皇帝决不能死在军献城里,否则城中数万无辜大靖百姓在群情汹涌的北秦士兵面前只能成为莫天的陪葬。

    满城兵卒一年前为保护这座城池尽数而殁,如今乱葬岗上亡将尸骨未寒、城墙上鲜血未尽,被他们用命护下的家人绝不能再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

    韩烨此行,应只为了施元朗的骸骨。弃一城百姓,诛一国帝王,不是韩烨这个大靖太子会做的事。

    庭院里,连澜清敛住神色,朝一旁的连洪道:“多派一重侍卫守在梧桐阁外,如有人闯入,格杀勿论。”

    连洪郑重点头。陛下不让侍卫进梧桐阁,也只能在阁外加强守卫了。

    “将军,府里的人来来回回寻了好几回,还是没有发现和大靖太子相似的人。”连洪压低声音,凑到连澜清耳边道。

    “不用急,他迟早会出现。”连澜清说着,朝院内扫了一眼,瞧见桑树下神情鬼祟的李瑜,眉一皱朝他指去,“那是何人?”

    连洪循着他的手望去,提起的心复又放下,语气里带了一分轻蔑,“将军不用在意此人,他是城中一衣坊老板的侄儿李瑜,我曾见过几次,身家倒是青白,就是有些攀附心思,做派不正。”

    两人正说着,李瑜瞧见契机朝连澜清走来,还未靠近就已连连朝两人鞠躬行礼,“小人李瑜,见过连将军。”

    连澜清身上带着常年领兵的军伍煞气,今晚入施府的大靖商人众多,却没有一个敢近他的身。看着李瑜由远及近,连澜清微微眯眼,任由他卑躬屈膝地弯着腰,未应付一句。

    半晌,直到李瑜半抬的肩膀忍不住颤抖,小心翼翼抬起的眼底露出清晰可见的惊惶畏怯时,连澜清才颔首开口,“连洪,这位是……”

    “将军,这位是李家衣坊的少东家李瑜公子,平日里府里的衣绸都是李公子遣人送来的,和咱们府上老交情了。”连洪心里头不屑,话里话外却不表露一分,若一般平头百姓,只怕会百般惶恐。

    “李公子,今日府上宾客众多,连某无暇顾及,还请担待。”连澜清虚抬一手,若有所思。他做了十年大靖属臣,当年在施元朗帅下时便听说过大靖太子韩烨尊贵出尘,一身铮骨,从不屈于人下。这种生来便坐拥万里江山的储君,怎么可能对着灭了他师长的敌军统帅卑躬屈膝?简直笑话!

    连澜清瞧见李瑜脸上的惶恐,没再把他放在心上,抬步欲走,却不想李瑜疾走两步停在他面前,“连将军,将军慢走。”

    “何事?”被拦住了脚步,连澜清也不恼,温声问。

    李瑜从袖中掏出一方锦盒半开呈上,“将军,小人家中有一对夜明珠,小人是个粗人,宝物留在手中也是浪费,今日有幸得见将军,小人一点心意,还请将军收下。”

    李瑜说得情真意切,一副被拒绝了天就要塌的模样。连澜清看了锦盒中的夜明珠一眼,不过有个几十年的成色,虽上品,却不珍稀。他随意开口:“李公子美意,连某却之不恭,连洪,收下。”

    李瑜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将手中锦盒小心翼翼朝连洪递去,“将军,这是小人祖上所传,绝非凡品,定能为将军护身定家。”

    连洪还来不及接,连澜清却在这句话里听出了些许讲究,他开口打断了连洪的动作:“连洪,既然这对夜明珠是李公子祖上所传,本帅理应郑重以待,免得辜负了李公子一番美意。去,你领着李公子去后院书房,把这对夜明珠妥善收好。”

    连澜清和颜吩咐,模样神色不起一点变化。连洪却是一愣,书房不是在左院,后院明明只有一间甚少有人打理的书阁,将军为什么会这么说?况且书房内藏有施元朗骨灰的消息早已被秘密传扬出去,这时候书房里外的侍卫严阵以待,只等韩烨送上门,把李瑜这么个草包牵扯进来,若是坏了事……?

    连洪跟随连澜清数年,思绪翻转间便明白,虽然他不把这个草包放在眼底,可将军却开始怀疑这个李瑜了。

    大靖太子韩烨重情重义,一身孤胆,若他已经混进府中,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书房中那供着的施元朗骨灰罢了。